a
您现在的位置:文学鉴赏 > 现代诗歌

第二五零章:再见战斗机神话纪元最新章节

发布者:admin
日期:2019-07-14 18:13

第二五零章:再见战斗机神话纪元最新章节

陈守义走在街上,一路避开水坑。 昨天凌晨刚刚下过雨,让最近开始变得有些炎热的天气,带了一丝久违的清凉。

他查看了一下属性面板,看着力量属性,面色微微有些讶异和兴奋:“三次优化版果然强大,才正式修炼了一天,力量就已经提升了点,以这种提升速度,只要再过一段时间,我的实力将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。

”“就算是现在,若是再和孙梦媛战斗,相信也能更轻易的获胜。 ”他有些蠢蠢欲动,但想了想还是放弃了,虽然是在虚拟空间,一切都是虚假的。

但再把她打出尿来,总感觉有些过分,迈不过心理的那个槛事实上,这几天提升最多的反而不是力量,而是意志。

这些天来每天都日以继夜的练习,每时每刻都忍受着如炼狱般的痛苦折磨,让意志完全得到了淬炼,提升足足零点二点,达到十四点。 路上几个衣着脏乱的熊孩子,站在街边玩耍,每当有人经过,就故意猛踩地上积水,引得行人连连躲避,衣服被污水溅的满身都是。 有人气不过,伸手要打,几个熊孩子嬉笑一声连忙快步一阵疯跑。 大多数人也只好自认倒霉。

几个熊孩子反复再三,玩的不亦乐乎,街上飘荡着欢快的笑声。

这时,众人见陈守义远远过来,脸上顿时露出戏谑的笑容,似乎还想如法炮制,结果还没动作,就被陈守义眼睛一蹬,身体如中雷击,浑身僵硬站在原地,脸色苍白,直到陈守义离去,才缓过神来。 “吓死我了。

”一个八九岁的熊孩子吸了吸鼻涕,心有余悸道。

“我也是,这个人好可怕,我感觉身体动都不动。

”另一个稍大的小孩,捂着心脏剧烈跳动的胸口,连连赞同道。

“这个人肯定是武者,这里武者很多的,我们不要在这里玩了,去公园挖哑呜子(知了幼虫)吧,炸一炸很好吃的,很香。

”“好,我们走吧!”几个小孩忍不住咽了咽口说,撒腿朝远处的公园跑去。 陈守义回头看了一眼这群带着家乡一代口音的熊孩子。 “这是最近来安全区的那群难民的孩子吧!”他心中暗道。

这几天来,迁徙到河东的难民越来越多,其中一部分便被安置到安全区。

“快看,飞机!”远处不知谁喊了一声,街上的行人一阵顿时骚动,纷纷驻足脚步,抬头望向天空。

陈守义闻言愣了下,也连忙抬头。 随即他就看到三个银白色的小点,以编队的形式朝这里缓缓飞来,这是三架喷气式战机,他可以看到,它们身后拖出一道道长长的尾迹。 陈守义心中闪过一丝不敢置信。

异变后,汽油和柴油的燃烧变得相对缓慢,燃点变高。 物理常数的一系列变化,让当前的发动机再也无法正常启动和工作,所有以前的汽车,包括飞机,都已经彻底停摆,逐渐被蒸汽动力的汽车和飞艇取代。

他一度以为,以后再也无法看到,却没想到今天又重新出现在空中。

“想想也是,科学本就是认知规律,利用规律,既然当前的发动机已经无法使用,那就重新设计新的发动机。 既然汽油燃点变高,燃烧变慢,那就对发动机进行增压!汽油依然还是汽油,燃烧值没变。 ”嗡……战斗机编队从头顶缓缓飞过,渐渐远离。

陈守义看了良久,这才收回目光,心中充满振奋,这段时间,他心中一直笼罩着一层浓浓的阴霾。 事实上,对于如今的形势,他心中一直是悲观的。 蛮神强大的实力,令人绝望,以当前人类的力量,除了用大当量的核弹破釜沉舟,杀敌一百自损一千外,对蛮神实在没什么好办法?但这三架战机的出现,无疑是一道曙光!相比只能慢吞吞飞行的蒸汽飞艇,战斗机无论是机动能力还是战斗力,都完全碾压飞艇。 异变前大夏国最先进的隐身战斗机,可以以马赫巡航速度进行飞行,最大速度时可以达到马赫。

此外还有近太空飞行的乘波体飞行器,最高可以达到8马赫每秒。

这样的高速,就算蛮神也是相形见绌。 据陈守义所知,蛮神由于受地球微弱的原力限制,飞行速度并不快,这意味只要人类一恢复异变前的实力,就足以对蛮神形成不对称打击。 ……随着这三家战斗机出现,整个安全区都喧闹起来,不少人站在路边议论纷纷,神色兴奋,仿佛过节了一样。 已经很久没有这么振奋的消息出现了。

这些天来河东的气氛越来越压抑紧张。 宁州一代已经沦陷的消息,早已传的满城风雨,每天公路上,都可以看到一辆辆满载着军火和士兵的卡车经过,这种情况下,哪怕是小孩都知道,很快又要打仗了。

……陈守义一路走到江南大学,在办公室里找到关苗。

“书还你!”两人走到偏僻的角落里,陈守义把一叠书递了过去说道。

她穿着一套灰白色的细绒包臀裙,露出一小节的小腿,白皙的脸上多了块淡淡的淤青,看起来显得有些刺眼。

“以后再借书,不要再来找我了!”关苗接过书后,态度冷淡道“行,我堂姐现在就在这上学,下次让她借!”陈守义说道,麻烦了她这么久,他也挺过意不去的,要不是给钱有些太唐突,他早就用钱补偿了:“对了你脸怎么了,被人打了?”说到这,关苗脸色更加难看了,捏了捏手指,怒气腾腾的上来了,高耸的胸口剧烈起伏。 她丈夫是个醋坛子,最近也不知谁闲着没事干,传出来的风声,说她最近和一个小白脸走了很近,两人为此大吵了一通,这淤青就是那次留下的,到现在还没退去。

简直糟了无妄之灾。 要不是感觉自己打不过,对方也是暴力狂,她都想划花他那张可恶的脸,她冷冷的说道。 “不关你事,我不小心撞门碰到的。 没事的话,我就先走了,以后别再来找我。 ”说着面若寒霜转身快步离去。 陈守义看着她背影,感觉有些莫名其妙。 我有说错什么了吗?。

上一篇:[学术报告]李文君研究员:紫禁城匾联文化

下一篇:没有了

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