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
您现在的位置:文学鉴赏 > 现代诗歌

孟浩然《舟中晓望》全诗赏析

发布者:admin
日期:2019-07-09 11:49

孟浩然《舟中晓望》全诗赏析

挂席东南望,青山水国遥。

舳舻争利涉,来往接风潮。

问我今何去,天台访石桥。

坐看霞色晓,疑是赤城标。 作品赏析一作"舟中晚望"多写自己的日常生活,常常“遇景入咏,不鉤奇抉异”(皮日休),故诗味的淡泊往往叫人可意会而不可言传。 这首《舟中晓望》,就记灵着他约在开元十五年自越州水程往游天台山的旅况。 实地登览在大多数人看来要有奇趣得多,而他更乐于表现名山在可望而不可即时的旅途况味。   船在拂晓时扬帆出发,一天的旅途生活又开始了。 “挂席东南望”,开篇就揭出“望”字,是何等情切。 诗人大约又一次领略了“时时引领望天末,何处青山是越中”的心情。 “望”字是一篇的精神所在。

此刻诗人似乎望见了什么,又似乎什么也没望见,因为水程尚远,况且天刚破晓。 这一切意味都包含在“青山──水国──遥”这五个平常的字构成的中。   既然如此,只好暂时忍耐些,抓紧赶路吧。

第二联写水程,承前联“水国遥”来。 “利涉”一词出《易·需卦》“利涉大川”──意思是卦象显吉,宜于远航。 那就高兴地趁好日子兼程前进吧。

舳舻,一种方长船。 “争利涉”以一个“争”字表现出心情迫切、兴致勃勃,而“来往接风潮”则以一个“接”字表现出一个常与波涛为伍的旅人的安定与愉悦感,跟上句相连,便有乘风破浪之势。   读者到此自然而然想要知道他“何往”了,第三联于是转出一问一答来。

这其实是诗人自问自答:“问我今何适?天台访石桥。 ”这里遥应篇首“东南望”,点出天台山,于是首联何所望,次联何所往,都得到解答。 天台山是东南名山,石桥尤为胜迹。

据《太平寰宇记》引《注》:“天台山去天不远,路经油溪水,深险清冷。 前有石桥,路径不盈尺,长数十丈,下临绝涧,惟忘身然后能济。

济者梯岩壁,援葛萝之茎,度得平路,见天台山蔚然绮秀,列双岭于青霄。 上有琼楼、玉阙、天堂、碧林、醴泉,仙物毕具也。 ”这一联初读似口头常语,无多少诗味。

然而只要联想到这些关于名山胜迹的奇妙传说,你就会体味到“天台访石桥”一句话中微带兴奋与夸耀的口吻,感到作者的陶醉和神往。 而诗的意味就在那无字处,在诗人出语时那神情风采之中。

  正因为诗人是这样陶然神往,眼前出现的一片霞光便引起他一个动人的猜想:“坐看霞色晓,疑是赤城标。

”朝霞映红的天际,是那样璀灿美丽,那大约就是赤城山的尖顶所在吧!“赤城”山在天台县北,属于天台山的一部分,山中石色皆赤,状如云霞。 因此在诗人的想象中,映红天际的不是朝霞,而当是山石发出的异彩。 这想象虽绚丽,然而语言省净,表现朴质,没有用一个精美的字面,体现了孟诗“当巧不巧”的特点。

尾联虽承“天台”而来,却又紧紧关合篇首。

“坐看”照应“望”字,但表情有细微的差异。 一般说,“望”比较着意,而且不一定能“见”,有张望寻求的意味。 而“看”则比较随意,与“见”字常常相联,“坐看霞色晓”,是一种怡然欣赏的态度。 可这里看的并不是“赤城”,只是诗人那么猜想罢了。

如果说首句由“望”引起的悬念到此已了结,那么“疑”字显然又引起新的悬念,使篇中无余字而篇外有余韵,写出了旅途中对名山向往的心情,十分传神。

  此诗似乎信笔写来,却首尾衔接,承转分明,篇法圆紧;它形象质朴,却又真彩内映;它没有警句炼字,却有兴味贯串全篇。

从声律角度看,此诗是五言律诗(平仄全合),然而通体散行,中两联不作骈偶。 这当然与近体诗刚刚完成,去古未远,声律尚宽有关;同时未尝不出于内容的要求。

这样,它既有音乐美,又洒脱自然。

“自是六朝短古,加以声律,便觉神韵超然。

”(胡应麟《诗薮》)  (周啸天)。

上一篇:对中国文学的熟悉与陌生 外国人眼中的中国文学

下一篇:没有了

友情链接